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財經資訊

金立債務從170億變280億 "氣數已盡"的金立將去向何處

時間:2018-12-10 15:36:33  

  新梅大廈手機維修中心汪建君攝新梅大廈手機維修中心/汪建君攝

  12月7日,距離金立最新召開的供應商債權人會議已經過去9天,但金立還是未給出明確的債務解決方案,它的眾多供應商焦慮萬分。

  “我的人生安排被徹底打破!”近日,金立供應商程芮(化名)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情緒有些失控。

  《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發現,由于金立“出事”,它的供應商們也已成最大輸家。

  由于董事長涉賭,金力因此深陷債務危機,面臨著巨大的經營壓力和資金困境,不過,它仍舊不想放棄自救。

  然而,對于金力的自救之舉,有業內人士認為,金立是中小品牌手機生產商,其生存空間正被不斷壓縮,想要重整復興,難度很大,而當前,它的首要任務是解決債務問題。

  債務從170億變280億

  11月28日,在金立召開的供應商債權人會議上,金立和大額供應商們基本達成了破產重組的協議,并討論將以債轉股的方式解決目前的債務問題。根據當時的會議討論結果,具體方案預計一到兩周之內出臺。然而,直至記者截稿之前,供應商們依舊沒有聽到更多的相關消息。

  “壓力真的太大了。”一名金立供應商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如此感嘆。

  金立董事長劉立榮曾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這樣透露,目前金立所欠債務約為170億元。而據此前其他媒體報道,在11月28日的債權人會議上,金立重組顧問富海銀濤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海銀濤”)給出的債務數據為281.7億元,比劉立榮給出的數據高出110多億元。

  針對上述有關問題,《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金立相關負責人,但對方未給予具體答復,僅表示:“重組關鍵時刻,暫時不回應。”

  對金立而言,由董事長涉賭上百億元而引發的風波還在持續發酵;對供應商而言,他們正焦慮地等待一個結果。

  被外界視為“氣數已盡”的金立將去向何處?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在金立事件中,很難說有贏家,尤其是產業鏈上的供應商,中小企業,可能是最大的輸家。

  中小供應商受累

  “我們一直信任金立,但沒想到最終會是這樣的結果。”程芮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程芮感嘆,現在她非常后悔,“做生意就不能講什么感情”。據其介紹,金立拖欠公司1800多萬元,這對原本經營不易的中小企業來說,無異于雪上加霜。

  據程芮介紹,她的公司專門生產手機配套禮品定制,與金立的合作時間長達八年;叵脒@八年,程芮本以為雙方建立起了足夠的信任,但不曾想到公司最終沒能逃過一劫。

  “2013年到2015年,金立的回款都非常好,雖然也曾出現過拖欠款現象,但一般也就一兩個月,并且最終貨款都能一次性回來。2016年的時候,金立欠款情況開始變得比較嚴重,一拖欠就是半年,我本來已經不太愿意再與金立繼續合作,可考慮到合作了這么久,念及情誼便繼續給他們供貨。但是2017年1月之后,金立就再也沒有回過款了。”提起這番經歷,程芮深感無力,“一旦不回款,公司經營就面臨很大的問題,F在,我的人生安排以及對孩子的教育規劃全部都被打破了。”

  金立供應商李想(化名)對《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損失非常慘重,金立欠我們將近4億元。”他感嘆,“中小民營企業不像上市公司,現在我壓力太大了。”

  在金立陷入債務風波之后,如程芮、李想這樣的金立上游供應商紛紛陷入了經營困境。據界面新聞報道,這類大小供應商合計有400多家,合計被欠款約50億元。

  11月28日,金立在其深圳總部召開了一場面向供應商的債權人溝通會議,這是繼11月23日,金立召開面向銀行金融機構債權人的會議之后,又一次直面債權人的訴求。

  據悉,這次會議主要由債務在8000萬元以上的大額供應商參加,其中包括深天馬A、欣旺達、維科技術以及領益智造的全資子公司東方亮彩等公司。會議主要商討了金立的債務處理方案和未來出路,目前,部分供應商已同意金立破產重組并討論將以債轉股的方式解決債務問題,但具體的方案尚未成型。據此前媒體報道,也有部分供應商希望金立選擇破產清算,以便自己能盡快收回部分欠款。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油坊店:毛竹“打一針” “多子”又“壯孫”
油坊店:毛竹“打一針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复式三中三 黑龙江p62技巧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图 澳门王中王公开一码 公开一肖一尾中特平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数据 今天打麻将坐那个方 五分彩万位全天计划 东方6 1开奖结果查询果 南粤36选7近30期走势图 吉林11选5任2一定牛